渡古

来日可期

钤堃|明月相逢.乾

  上一篇的仲堃仪视角点这《开车不喝酒,喝酒不开车🙌

【被通知了...换上图再发一遍】
【差点忘记还有这篇了,生贺生贺,仲大人生日快乐呀哈哈,看见视频花絮仲堃仪台词里提公孙莫名感动。】
【私心希望,如果这是爱,那他们爱上的对方一定得是那个真实的他们。】
【写得有点草率,以后有机会再改,感谢看完的小天使👼】

公孙钤有很多朋友,但只有一个人甚为上心。
天枢上大夫 仲堃仪。

第一次见到仲堃仪的时候,他坐在酒楼饮茶,虽然安静但最是显眼,气质不似普通人,俊朗如月,神态坚毅,眉眼却温柔,抬头看他的那一眼,颇有摄人心魄之感。

好一副君子之貌。

与其交换名字后,才知道这便是在天枢学宫声名鹊起的士子仲堃仪,果真有才之人,谈吐不同一般。

而且仲堃仪的剑总让他觉得有点眼熟,总感觉什么时候曾见过,却实在想不起来。就像是,明明这人以前没见过,却给他一种久别重逢之感,可能是错觉吧。
仲堃仪态度温和,毫无戾气,谦逊的姿态让他不免添了不少好感,这世上有才之人少却不是没有,但有才又如此低调之人却实在是难得。

天枢王并没有什么权力,反倒常常被世家大族势力制衡,仲堃仪为天枢王谋事,怕是无法施展拳脚。他不知道仲堃仪以前受过多少委屈和欺负,只是觉得仲堃仪来他们天璇倒是不错。总忍不住旁敲侧击想怂恿仲堃仪来天璇。仲堃仪是爱国忠君的人,每次都是礼数周全的拒绝。

他也不知道为何缘故,自己和仲堃仪明明也没见过几面,却总对他如此挂心,可能是因为他和仲堃仪冥冥之中有种道不清的相似吧,说句冒犯的话,他觉得仲堃仪特别像以前的自己,和仲堃仪说话他总是能觉得特别愉快,两人想法总是很契合,不管是下棋还是经略,诗词还是史书都能聊上很久。
后来与仲堃仪交往逾深,他倒真心觉得仲堃仪比自己坦率得多,自己以前无非是为了光耀门楣,仲堃仪却能坦言自己是想要在这乱世之中占有一席之地,与太多遮遮掩掩,或谄媚或虚伪的伪君子来说,仲堃仪这个人才是真妙人,有才识,有魄力。

他也忍不住为仲堃仪担心,通商之事导致天枢失城五座,想必仲堃仪在天枢日子不会好过,他想去天玑议和也有点私心想让仲堃仪困境缓和点。
后来他们几国通商,也看得出来仲堃仪拟的方案对他们天璇确实有优待,仲堃仪是个有情有义之人。


最近天下乱象丛生,自己却无能为力,公孙钤也不免有些焦躁。是夜,整理完许多份递上来的折子打算明日再一起交于王上,睡着床上,屋里焚香的味道清净又熟悉。安然入睡。

😳点我

刚刚与他梦里纠缠的人是仲堃仪。

自己怎么会做这种梦,对象还是天枢的上大夫。
他握住自己手腕,免得自己颤抖不停,自己佩剑放在枕旁,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佩剑上,刀未出鞘,寒意却漫上他胸口。

他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存着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罪恶心思,还是只是凑巧。他不敢细思,也不敢回想刚刚梦里香艳的场景,余韵尚存,自己身体在梦里丝毫不受自己控制,但快感却实实在在存在过。

他下床,拿着自己的剑推门而出,现在他还不敢接着睡去,他害怕自己动什么邪念。


浮玉山之约,他思虑了很久,这天下之事他公孙钤也许不能左右,但他不能看着这四国就这样任遖宿宰割,唯有合作才能保全也许只是暂时的太平,所以,促成四国联盟之事,迫在眉睫。

很久不见仲堃仪总觉得他消瘦了些,唉,遖宿天玑之战影响他国最深便是这天枢,仲堃仪自然知道,若是天玑灭国,下一战十有八九就是这天枢。
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不伤害天璇利益下提出结盟,他知道仲堃仪不会反对,这是个两全的法子。

约仲堃仪喝酒的时候他没想太多,只是想叙叙旧,他们还有很多话要说,几杯酒下肚好像意识就模糊了,他听见自己还在说话,对方还在应着他,可是说的是什么却实在听不清楚。
后来醒来之后自己躺在床榻,身上的被子盖的好好的,床铺却是一片混乱,他扶着头想要回忆昨夜的事,后颈也有点痛,他摸着后颈实在回忆不起昨夜到底怎么收场的。

这一日是联盟之日,仲堃仪脸色却不怎么好看,他担心的得紧,却不能直接问,只好代替天玑天权好好理理他们的作用,打消仲堃仪的忧虑,他公孙钤绝对不会做让仲兄吃亏的事。

临走之时,心中还是不舍,此次一别,再见面就难了。他鬼迷心窍的拿出自己的玉壁,这块玉壁是他祖传的,分成两半,成色极好,祖辈的说法是,这玉壁得是他公孙家继承人的命定之人拿着,这样就能和对方一生相系。
他寻个借口送给仲堃仪的时候,自己手都有点抖,他当时只是不希望他们以后陌路相逢,也许这玉真的有点什么用罢。


提笔写下那封给仲堃仪的信时,他颇为紧张,有些话想和仲堃仪当面说明白。于他而言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,纵然世人也许会指责他公孙钤是伪君子,真小人。他不怕,他只怕自己有些话不说,会悔恨一生。
他摊开手,掌心那半块玉壁色泽温润,就如半轮明月。
世人赏月,只知欣赏明月光亮部分,而明月缺掉那部分,却没有人惦念。可他倒是喜欢,当他驻足月夜仰望明月时,都会思索,被夜吞噬掉的那半轮明月过得好不好。

“仲兄亲启,别来无恙……”

他们都不知道的是,两人在脑海里和对方讲过的话,见过的面已经超出普通朋友的范围。

其实他没有告诉仲堃仪,浮玉山一夜他还是些许意识残留的,而且那一夜缠绵宛若美梦,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。想开口询问,仲堃仪难受的样子他心如刀绞,对方急忙叉开话题,他以为这件事令对方难以启齿了。也就没敢再提。

现在想来,这不过是仲堃仪不想自己为难罢了,至今每每想起都是愧疚。
他一生自恃为人正直,恪守君子之礼。
但这也许是,他这一辈子撒过最大的谎。



毒药入喉。
穿肠断命。

意识殆尽之前,他在想,这天下还没安生。
他的王才刚刚振作起来。他似乎是信错了人。
在想,实在不应当与仲堃仪说那一番话,伤了他的心,他自然是愿意帮助仲堃仪的,即使全天下的人都不信仲堃仪,他公孙钤至死也愿意相信他。
在想,他约好了仲兄去看花赏月,对酒当歌。这一次怕是又要失约了。
下一次……
如果还有下一次……
仲堃仪,我们再一起去吧……
一起去看长街融雪,春日花见

此生幸与你相逢。
其实我……唉……
下次见面……下辈子,
有些话再与你细说吧……




END.

评论(11)
热度(23)

© 渡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