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古

来日可期

熊包|孤独及其所创造的


【教师节快乐......生日快乐🎂】
【不打tag就认不出人的意识流甜(…)文🍉】
(我怀疑自己写了一篇高h文,改得生无可恋,我到底写了啥敏感词,这小破车也算???  )
【一篇完,废话贼多,不要上升正主,能看到最后都是小天使,不要骂我,给你笔芯....™】

世界总是这般不可理喻,孤独感莫名其妙就能找上他。他知道自己不应该不开心的,自己家境不错,成绩也不错,长得也还行吧。
虽然拍照那一瞬间脸就会突然变肿,但也不妨碍自己有着怎么吃也吃不胖的体质。这可能就是有失必有得吧。
可是毕竟悲伤这件事从来不分三六九等,一旦来袭,情绪和心态都能崩到不行,日子可不能这么旷日持久的难过下去啊。

他对外总是嬉皮笑脸,没心没肺的样子,大家随便开他的玩笑他也从来不生气,起码从来没表现过生气。他也没什么生气的必要,大家都当他是朋友才会由着他吵吵闹闹。

为什么当初自己要提前从大学生活里进入娱乐圈,一边忙工作,一边还得上大学,连四级都没能过。为什么不能好好按部就班毕业,专业对口的进入社会,结婚生子,有些人这样说他。既有不喜欢他觉得他不务正业的人,也有出于关心担心他未来发展的人。

他也不知道啊,他只是觉得这是体验生活的好机会,自己真是厌倦了一辈子只能当一次自己的普通人生。能演戏,能经历其他人的人生,这难道听上去不诱人吗。

那时的他还不知道,其实不需要当演员,他就能在一个人身上体验到自己一二十年都没经历过的高潮跌宕,开心和悲伤,愉悦和郁闷,欢乐和寂寞。人生真是不可测,但那时他捏着一张刮奖的卡片站在岔路口,只能满怀期待。

他认识到了许许多多的在这个圈子里的朋友,他们长得好看,会唱歌会跳舞,有好多人喜欢着他们。可是和这些演员啊爱豆们交了朋友之后,他才意识到,大家其实也都是普通人的样子,也会担心自己的未来,也会纠结自己是不是不被大家喜欢了,也会为了一个人抓心挠肺,寝食难安。

后来自己认识了一个人,在公司里。不算一见钟情,也并非毫无印象。
被那个人问起自己对于他的第一印象,他每次都是随随便便回答,心情好的时候就说小伙子挺高的,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就说脸挺圆的。
现在他再回想一下,大概第一印象是什么“五官好看”“长了一张以后能演男主的脸”“身高不错”“气质像模特”“脸很小(生气.jpg)”“东北大碴子味”“脾气看上去很好”“沉稳可靠”之类的。

对比一下一年多以后的印象,除了最后一条,自己还是挺会看人的。
因为这个人非但不沉稳也不怎么可靠。


说起来人和人之间的情谊真是奇妙,有的时候,相识再久,也不过点头之交,萍水相逢。有的时候,明明只是结交数日,就能掏心掏肺,嘻笑打闹。互相嫌弃的样子水到渠成,心有灵犀到无需多言。

这人真的太对自己胃口了。平时嘴上嫌弃,但其实对他真的脾气特别好,特别关照他。
他自己是既受不了寂寞又受不了冷落的性子,没人主动宠他,他也要自己主动讨点甜头。虽然讨完之后自己又不好意思。人呐,就是欠。
这个人天性使然,特别甜,尤其能哄他开心,而且也不记仇,大概铁岭一方水土养人吧,豪爽的汉子可爱起来也很撩人,不用打扮也煞是好看,比起他自己吧,恩稍稍帅一点。

他在学校时其实只是个正正经经的逗比,虽然喜欢开玩笑但是绝对不撒娇,毕竟都是同龄人开不了这个口呀。进了公司,自己年龄尚小,大家都或多或少的会把他当弟弟一样善意的“调戏”一下,作为一个能迅速适应环境的人,他完全习惯了自己小可爱的设定。
自己对着那个人撒娇,那个人总是不吃他这一套,总揪着他耳朵骂他傻逼,然后把他扯到自己面前接吻。特别甜,仅仅是嘴唇相碰就令人沉醉,那个人身上的气息总是让他安心,他们两个的身高也很适合接吻,那人微微一低头就能碰到他,而他仰面看那个人的时候,会窃窃欢喜,这个角度没准脸会小一圈。

说起来当初是怎么就厮混在一起了,大概就是距离拉近兴趣相仿就很容易腻在一起打闹,玩笑暧昧里的情愫滋生,见不到面抓心挠肝的焦虑,长夜漫漫里不知疲倦的聊天。像朋友像哥哥又像恋人,那个人很适合他这种没有安全感的胆小鬼。
最艰难的日子他又想家又无依无靠,好像什么都做不好,大家都在向前进,只有他还整天浑浑噩噩不知道该干什么,幸好那个人陪着他,安慰他,告诉他只是心态问题,说他真的做得很好了,陪他视频到深夜。他最招架不住这种慢慢渗透的温柔。


他高中毕业还是前几年的事,那个人仅仅比他大上几岁,但总把他当小孩子看,“我读大学的时候,你还刚离开初中呢,当你老师都没毛病。”
后来两个人关系破裂的时候,他愣愣的想,自己是不是已经从对方人生里毕业了,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难过,自己宁愿还有资格待在那个人心里,宁愿留级留到七老八十。

那人什么都很厉害,自己也许只有唱歌能和他有得一拼,他喜欢看那个人弹琴,其实也只是看过那么一次,拍校园剧的间隙两个人休息,走到音乐教室推门而进,里面放的三角钢琴看上去就很好听,他过去乱按一通也觉得音色很美。那个人坐在他旁边,抬手起势很是像模像样,他嘻嘻笑笑在旁边等着捣乱。等音符从那双好看的手下面汩汩流出之后,他反倒不敢轻举妄动了。巴赫平均律live实力好听。
真好,这么好的人现在是他的了。

靠在那个人肩上,他开玩笑的说:
“以后我要唱歌的时候,允许你来给我当伴奏。”
那个人挑挑眉,说我很贵的。


盘着腿在练功房摸鱼,带着耳机听歌。听不见身后人推门的声音,阴影覆盖自己,自己想转头的时候被扶住后脑勺,抬头看上去,那个人眼睛明亮,星辰一般闪耀,黑色额发被汗水打湿,健身后泛起的潮红衬得脸尤其好看,那个人俯身低头吻着他的下唇,他仰着头闭上眼,汗水有点咸,有点像海水涌上岸边水汽的味道,舌尖的味道却柔软得像云朵。
亲完之后,那个人扶正他,舔了舔嘴角,一脸满意的笑。坐在他旁边,对着他戴耳机的耳侧说话,他取下耳机,那个人已经闭嘴了,问他在自己耳边说了什么,对方冲他挑挑眉,说逾时不候。
后来就再也没机会听到他说的那句话了,他手机里的歌单播到了尽头,他能清楚的听到那个人对他说,“我爱你”。

想把所有情话都说给那个人听,想和他看四季流转,一起过生日圣诞节情人节儿童节,一起跨年。想要走一遍那个人所有小心机的套路,想和他去看海。一起散步从黄昏到天亮,一起去逛台北101。一起玩手机,一起大声唱歌,一起说冷笑话。一起满嘴开火车,从潍坊开到铁岭再到西伯利亚。
他觉得自己好像恋爱了,因为自己能想到的所有的happy ending 都有那个人。

然后在心照不宣的亲密里,告白显得多余,甜言蜜语抵不上对方一个眼神来得令人心动。他向来胆子不大,也向来被动得很。那个人给的所有温情他都照单全收,所有突如其来的吻他都退后一步再迎合。

好啊,试试就试试。
他这样回答那个人。
这是他最主动的一次恋情。

对方一把把他拥入怀抱。力度大得让他害怕。

那个人对自己的好,自己以前是绝对做不到对自己恋人这样的。对于角色的转变,他没有什么障碍,适应得也很快,甚至觉得人生轻松了不少。他本来就还是个宝宝呀。
他习惯了自己的保留节目——和其他小哥哥比美,习惯了开玩笑的时候自称是女一号,也习惯了那个人对他毫无节制的纵容。

“你以后会来看我的演唱会吗?”
那个人被确定要加入一个人气挺高,粉丝挺死忠的偶像团体了。他和团员认识时间比认识那个人还要早,知道偶像团体的小粉丝可专情了,以前他被传要入团的时候在网上没被骂得差点得社交网络恐惧症。有点担心那个人,但他知道那个人比他坚强得多。那个人会得到更多人的爱,那个人值得得到更多人的爱。
“当然会去啊,我还会在台下替你打call的。”

他笑着回应对方,两个人对视,笑得很开心。
他最喜欢的歌手,是那个人。


在床上的时候,他总是忍不住退避,脸红得要被自己灼伤,他很紧张,但是毕竟和自己喜欢的人,总是想要再亲密一点。被圈在那个人的怀里,半强迫式的接吻更能点燃欲望,前戏总是显得太过漫长,甜蜜又难耐的情绪让情事变得更加炙热又印象深刻。鼻间都是那个人的气息,暧昧的灯光里对方的五官好看得让他挪不开眼,那个人用鼻子蹭着他的脸,像个乖巧黏人的大狗,下半身的交合却毫不含糊,他听见自己的喘息声带着求欢的欲望,听见那个人在自己耳边轻轻说想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。
他好像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了,眼泪模糊了视线。搂住对方脖子,吻上去。好呀,谁先放手谁就输。

在一起当然很甜蜜,在一家公司也很方便。异地也不会太寂寞,毕竟科技的力量很强大。他们两个眼神太不对劲了,旁人都能看出来他俩有点什么,但朋友们平时嘴上调侃,关键时候也不绝对不会真正抖落点什么出来。他们的年纪还没到会被催着谈婚论嫁的地步。粉丝也没多到会妨碍这段恋情的地步。
那分手是怎么被提上日程的。
这件事似乎有点不可思议,但又挺顺理成章的。他自己嘴贱爱玩,对方认真占有欲强。那个人的好给了他,情话和欢愉也给了他,他却把所有锋芒都给了那个人。

一开始只是吵架,新戏开机的时候还在冷战期,他开着直播采访其他人,那个人低头玩手机的样子太熟悉不过,他不敢太靠近,剧组的人只当他们两个吵着玩玩,还怂恿他和那个人说点什么,他怕死了。
第二天直播,还是不敢和那个人交流,让同组的演员去采访那个人,自己在不远的距离里低头盯着鞋尖。自己还是没理清头绪,要不分了算了。

没有对手戏,也没有和好的契机。
虽然他大大咧咧的,真正说起来又却总是敏感胆小。
他不开口,对方也不开口。
谁先说话谁先输。

那个人24岁的生日是在剧组过的,他提前一天赶到横店,当那个人生日会的主持人,他在试图克服自己。穿着戏服,刚刚拍完戏的那个人出现,他看得一愣神。其实他自己还是很紧张。
人不多,旁边都是熟人,更大舞台的活动他都能游刃有余的开场,活跃气氛,嘻嘻哈哈。一个小小的生日会,恩,他可以的。
那个人和没空赶来的官方认证的cp视频通话的时候,眼里透出的光亮刺伤了他,心里那个小人想要向前一步的勇气好像突然消失了。是不是他后悔得太晚了,可是那个人笑得是真开心,他告诉自己大概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那个人拉他胳膊的时候忍不住失神,偏着头看他的时候他说话都有点不利索,好像他们从没有过争吵,日子回到了一起打打闹闹的时候。可是周围吵闹的声音把他迅速拉回现实。
大声唱着生日快乐歌的他当时当然是真的希望那个人余生都快乐,不管那个人的余生还有没有他的容身之所。
不管怎样,你要快乐。


他知道,对方的所有好脾气和甜甜的情话并不是专门为他而准备,只是时机恰好,那个人才愿意让他享受这一切的好,如果那个人有了其他喜欢的人,那么这些温柔和可爱理所应当被下一个人接手。
自己算不上什么归人,自己无非是那个人生命里的过客,可是为什么他会这么难过,难过到不知道怪谁。

他以前常常会不开心,会想家,会想念自己的朋友,会害怕孤单。现在他的回忆里好像又多了一段不能想又忘不了的部分。原来听情歌真的会流泪,原来陌路相逢真的会这么揪心,原来看见那个人对其他人那么好自己真的会心疼如刀绞。

后来他遇到那个人再也不能从容不迫,后来他连仅仅是听到那个人的名字,就能立刻丢盔卸甲,嘴上胡言乱语,眼底一片兵荒马乱。
那个人为什么突然变成他的世界里伏地魔一般的存在,他没有魔法对抗大魔王,他只能捂紧耳朵,不去听,也不让其他人提。
他尽量让自己过得开心,让大家都知道他还是无忧无虑。他假装自己听不见对方的风吹草动,看不到对方不愿直视他的冷漠,听不懂对方意有所指的冷嘲热讽。
他也假装自己余光里没有那个人。


他不能去看那个人的演唱会了,也不能再对那个人说那些自己看见的特别甜的情话了,不能一起玩了,不能再见面了,因为,他们再也不会有以后了。

他生日发的新歌听上去怨气十足。他自己唱的时候忍不住想起点支离破碎的往事,能把他自己唱哭。他生日是和好多粉丝一起过的,收到了很多祝福。他也说不上来还有什么愿望想实现了,现在就挺好的。
晚上他拿着手机发呆,他去年这个时候还在台湾,离这一天还有几分钟就要结束了。“滴” 一条由没有备注的号码发过来的短信在收件箱里显得尤其突兀。
里面只有四个字。
“生日快乐。”

这算不算实现愿望了。

年初的时候听那个人唱自己生日发的歌,听那个人故作客气叫他老师,听他唱得声嘶力竭还跑了调,他憋不住不笑,也憋不住眼眶涌上的泪,谢谢你,替我打歌。


太多事得考虑了,他没时间再纠结和那个人的事了,也不再小心翼翼的逃避了。摸着良心说,那确实是一段美好的回忆,是他任性了。那个人曾经总是能包容他的喋喋不休,包容他的无理取闹,包容他那些口不择言的伤人的话语。他现在才意识到,他曾经以为自己拥有的被原谅的特权,其实只不过是还没有读满那个人彻底说再见的怒气条。对方在自己这里攒够了失望。离开并非是一时兴起,而是时机已到。他早就是个废包了。

年初他和新人直播的时候,绿毛新人帅气张扬,新人从刚开始的局促不安到现在的应对自如,相隔时间之短,让他不得不重新怀疑怀疑新人是否真的存在过害羞的情绪。
小绿毛作势要亲他的时候,新人的眼睛,某个角度真的很像那个人,他被对方吓得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。

👼点这,一段一段试出来敏感词。【手动再见】

他提前几天回家过年,那个人还得在剧组拍戏。
小年夜那天还直播了半小时,粉丝让他放他的自己的歌,在b站搜歌的时候,一眼瞥见自己和那个人的同人视频,迅速点了右上角,说听太多遍了不听了。视频封面里他为什么要笑得那么开心,像个二傻子。
有个粉丝问他要不要去探班那个人,他心里有点小犹豫,自己有什么立场去探班,嘴上说,他考虑考虑吧。
给每一个人都发了新年祝福,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,目光停在那个最近互发过信息却没存联系人的号码,他有点犹豫,找了一条群发的祝福转发了过去。
对方回的祝福倒是点名带姓,情真意切。
那个人的最后一句混在祝福里显得有点突兀。
我很想你。

最后直到那个人杀青,他还是没去探过班。
他不是理解不了那个人,他是理解不了他自己。


杀青之后他们偶尔也会用短信交流几句,那个人变得啰嗦了不少,语句里偶尔透露的关心他还是挺受用的。

对方拍戏似乎很辛苦,自己也在准备离开公司的事宜,组建自己的工作室,那个人说了想帮他的忙,他拒绝了,之前就是因为太依赖别人才会变得这么被动,他想要靠自己,他要做一个能演戏的演员。

那些自己之前为之纠结的少年心事,现在想来,归根到底还是当时自己太闲了。

看见那个人微博上分享音乐。
配的文字略带霸道又像是撒娇的语气。
那可不行,必须得想。

他忍不住笑了,昨天晚上自己收到那个人的短信。
“今天有没有想我”
他回复,“看心情。”

关系渐渐缓和了,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。比起陌生人还是朋友更加舒心。偶尔那个人撒娇的告白也比以前可爱不少,虽然他不敢当真,但是看到之后还是会有点小雀跃。就这样吧,远远的关心就足够,知道那个人也许还在意自己,知道他们还能给对方留一个说话的机会就够了。更多的,他没勇气再去要了。

那个人约他出去,他觉得这人真是闲的,看他拍戏的进度表自己都觉得累,居然还有空出去浪。到了说的地址,居然是酒店,脸色都不好了。咬咬下唇,想着青天白日也不会出什么事。

那个人给他开门,一看就是刚刚洗完澡,头发还是湿漉漉的,那人把他拉进去,迅速关上了门,靠近他,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👼👼👼点我,滴,明明就没有啥的车

他要离开公司了,他的工作室也开始正常运转了,他有机会演自己想演的戏了。他有能力去爱自己真正爱的人了。
那个人凑过来恭喜他,开玩笑的说,是不是担心他们俩在一个公司里谈恋爱会被扣工资才先走的啊。
他一脚踹过去,谁跟你谈恋爱了。

虽然他不说,可他心里知道这个人确实变了,变得似乎更加适合做恋人了。现在的那人让他觉得是脚踏实地的,是有血有肉的。之前那个人对其他事情都不怎么上心,对方安静的时候他害怕那个人在生气,他吃那个人醋的时候对方也是笑容满面,太,虚幻了。和那个人在一起就会有种下一秒就要飘走的虚无感。也许对方没有变,是他自己变了,他终于找到了真正的自己。他在孤独里找到了归宿。在回忆里找到了未来。

他终于不用假装无忧无虑了,因为他现在很开心。
余生还很长,不用霜雪满头做白首,因为那个人掌心的温度温暖着他,让他开始期待未来。

那个人要二十五岁了。

自己拿起手机,播出那串没几个人知道的私人号码,等待被接起的过程中他发着呆,真想那个人呐,还没分开多久就开始思念了。
接通之后,突然有点小紧张。
“熊梓淇,生日快乐。”

对方的回应好像有点文不对题。
好听得过分了。

那个人说:
“我爱你。”

那一刻,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他知道的,孤独并非毫无意义。
孤独带给他的是热度退散后的冷静,是终于能整理思绪的机遇,是能再次选择的理智,也是漫长人生里没有那个人的短暂时光。是那一刻宇宙终结的节点,是这一刻内心里正在爆炸的小行星。

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笑意漫上了他的眼耳鼻,小小的梨涡挂在一边,带着欢喜的声音回应。
“我也爱你。”

这是他们在一起度过的,第二个生日。



END.

评论(44)
热度(83)

© 渡古 | Powered by LOFTER